新聞

相聲“雲直播”如何破局?

來源:人民網2020-09-14 09:34:33 作者: 評論數:0查看:

時隔近7個月後,日前,包括嘻哈包袱鋪、德雲社等相聲演出團體陸續恢復演出。

回望停演期間,許多相聲團體和演員選擇在線直播。有的團隊明知直播不掙錢,也要嘗試,也有些團體拒絕網絡直播表演相聲,例如德雲社,他們各自的理由大相徑庭。

對於“雲直播”這種流行的傳播方式,相聲到底應該拒絕還是接受。隨着舞台演出的恢復,雲直播與相聲是否就此分道揚鑣?為此,北京青年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經營

不求掙錢 只求品牌能夠延續

改革開放後第一家將相聲重新引進茶館的天津名流茶館到現在運營已有30年時間,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它也不得不換個“活法兒”。名流茶館總經理於承豔告訴北青報記者,疫情期間,名流茶館在天津的新華路、古文化街、多倫道的三家店及與津灣大劇院合作的小劇場均處於線下停演狀態。

“我們名流茶館有相聲演員60多人,加上後勤人員一共100位員工。線下停演直接影響到我們員工的生計問題,平均一個茶館就損失了60多萬元。為了活下去,讓員工有口飯吃,我們選擇了自救——網絡雲直播。”於承豔説道。

她透露説,名流不僅在抖音上開通了雲直播,每天推送相聲曲藝段子小視頻,還藉助北方演藝集團的網絡平台搞雲直播,“從春節到現在,我們搞了近30場網絡雲直播。我們這裏沒有像德雲社那樣的大腕流量明星,有的只是靠名流茶館30年來積聚的品牌效應來吸引觀眾粉絲關注我們的線上雲直播節目,不求能賺多少錢,只求觀眾不要忘記我們。”

於承豔還坦言,為鼓勵名流茶館的演員們能夠團結一致羣策羣力,名流給每位演員每月發放1650元的雲直播績效補助。就這樣,演員們在雲直播平台上不僅説相聲,也與粉絲聊天,講述自己的曲藝從業之路,還有這個行業的許多暖心故事。

同樣是受疫情影響,一直處於停演狀態的北京嘻哈包袱鋪線下演出營收為零。班主、相聲演員高曉攀此前向北青報記者表示,因實在無力支付房租及物業費,也無任何税費減免政策,只能止損,在今年4月底選擇了對10月合同到期的交道口劇場提前解約。

告別了交道口劇場,嘻哈包袱鋪通過網絡雲直播來自救。

效果

不如舞台 缺少觀眾直接反饋

值得一提的是,國內其他相聲社團在疫情期間紛紛轉型通過網絡雲直播自救時,德雲社卻紋絲不動,不允許社團旗下演員搞相聲網絡雲直播。

對此,就在最近播出的《德雲鬥笑社》節目裏,岳雲鵬問師父郭德綱,好多網絡都找德雲社做開箱直播呢,為什麼不用呢?郭德綱則稱,唱京劇可以雲直播,沒有觀眾鼓掌也行,但是相聲需要與觀眾互動。而通過直播的方式説相聲,其實從根本上就解決了不會説相聲演員的生存狀態。“因為沒有觀眾,你直接背個詞兒就行了,雲直播恰好解決了沒有觀眾,沒有人樂這兩大弊端。”

那麼,真正在線上做相聲雲直播的相聲演員又保持着怎樣的狀態呢?謝洪利是名流茶館的一位青年相聲演員。在今年5月9日名流茶館於抖音平台上發佈的一段短視頻中,他唱了一段太平歌詞《白蛇傳》。他打着快板,伸出一個蘭花指的手勢,扯着嗓子唱道,“西湖美景三月天吶,春雨如酒柳如煙吶……”引來544位粉絲的點贊,還有32條跟帖留言。

對此,他也有着自己的困惑,“在劇場裏演出,我有時唱太平歌詞,台下觀眾也會隨聲附和,跟着唱起來,氣氛很好調動。但是網絡雲直播效果卻差很多,隔着手機屏幕,你無法及時發現觀眾的笑點在哪裏?彈幕也因存在着時差,我們無法及時看到,這樣我們相聲演員就很被動,要想辦法去揣摩觀眾粉絲的心理。”

對於謝洪利的困惑,西安相聲新勢力主力演員盧鑫也感同身受。相聲雲直播彷彿是一種新的形式,新的體驗,但是這種體驗感並不會特別好,這僅僅是在疫情期間無奈的一種演出和收益方式,缺少線下演出裏那些直接的互動和體驗感。

於承豔則進一步表示,相聲這樣一種鋪平墊穩的説學逗唱藝術形式只適合在茶館、小劇場裏演出。“在茶館裏,相聲演員才能更好地與觀眾互動,比如,他在台上甩出去的包袱,及時得到現場觀眾的熱烈鼓掌,收到這種回饋後,演員更加有動力甩更好的包袱。有時,茶館裏的觀眾還會接茬兒,起鬨兒,話趕話地與演員一起嬉笑,這種歡快幽默的氛圍是很難隔着手機屏幕感受到的。”

趨勢

兩端結合 劇場+雲直播效果更好

對於上述相聲演員的雲直播生存狀態,曲藝史論研究者張穎告訴北青報記者,他所瞭解到的相聲演員雲直播,收益大多不如線下演出掙得多。今年5月11日,北青報記者曾報道嘻哈包袱鋪相聲演員在東五環高碑店文創園做的一場相聲雲直播,整場節目進行2個小時,每位演員分得網友的12.5元打賞錢。有演員表示,都不夠繳停車費。的確,據張穎觀察,如今恢復演出伊始,大多數演員寧肯離開自己長期居住的城市,去外地演出,也不做網絡直播了。這種現象説明很多相聲演員還沒有找到網絡直播“迅速變現”的渠道。

在他看來,歸根結底是該行業從業人員還沒有真正跟上時代的步伐,沒有創作出符合當下互聯網時代的新作品,甚至連利用高科技增加自己收入的能力都沒有,非不願也,而實不能也。“本來相聲就是隨着時代變化而變化最為明顯的一個曲藝形式,用羣眾的語言就是‘帶給觀眾的刺激少’,同樣坐在電腦屏幕前,電影電視綜藝真人秀都比相聲這種舞台表演的藝術帶給觀眾的刺激多。”張穎説道。

謝洪利則認為,隨着手機移動互聯網的時代發展,越來越多的文藝節目會通過網絡雲直播來面向網友和粉絲,這是大勢所趨。但是就相聲藝術而言,他表示,小劇場演出+網絡雲直播同步進行的效果會更好。“這樣有觀眾在台下觀看演出,我們在台上甩出的包袱到底響不響,觀眾愛不愛聽,能通過觀眾的掌聲和喝彩聲及時反饋到我們這裏,我們據此作出從容應對。而網絡雲直播則將起到引流和擴大節目影響力的作用。”

謝洪利還觀察到,近年來一些脱口秀演員的表演在網上傳得特別火。他希望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東西,來推動相聲行業適應互聯網時代往前發展;於承豔則表示,隨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名流茶館三家店面在8月份恢復線下演出,上座率也從30%恢復到了60%,她希望繼續將網絡雲直播做下去,幫助名流茶館吸引更多的觀眾,拓展更優質的資源。

而在盧鑫看來,在當下互通互聯的信息時代,既要從傳統曲藝裏繼承優良的基因來做好傳統產業,也要線下走進來,線上走出去。線上無論是直播,還是短視頻,更多需要儘快建立人設,內容的排版、設計,準確到分秒,這種人設一定要可愛、討巧,有自己的特色,才能引爆網友粉絲的笑點。

分享到: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ahtv.cn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版權聲明 - 電子郵箱 - 人才招聘

    皖ICP備11010175號-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204051 新聞備案號:皖網宣備070010號

    Copyright © 2020 安徽網絡廣播電視台

    網警110報警服務  互聯網信息舉報電話 紀檢監督電話

    皖公網安備 34010002000078號